首页HOME

人物春秋

师者风范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师者风范

光与火的生命——追忆中国民主同盟盟员龚灿光奋斗岁月的点点滴滴
http://xyzj.cqew.com.cn   2022年4月5日

光与火的生命
——追忆中国民主同盟盟员龚灿光奋斗岁月的点点滴滴
 
 
      慈父龚灿光生于1909年10月30日,卒于1990年10月30日。生日与忌日同为一天,许是应了他那豪爽洒脱的性格?
 
      父亲已离开我们20多年了,然每当我凝视着书桌的玻板下父亲在重庆四中(现重庆第二外语学校)精神矍铄讲话的照片,体味着父亲与鲁承宗老等开怀大笑的心境,感悟着父亲《八十抒怀》的人生哲理,父亲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脑海里分外鲜活起来,他的潇洒坦荡、仗义执言、乐于助人、执着奉献的林林总总,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融入我的生命之中。
 
      父亲早年投身革命,1926年加入共青团;10月,中央军校武汉分校到渝招收学员,在270名学员中,他名列榜首,编入总政治部宣传员训练大队;1927年加入共产党,任第四集团军政治部宣传大队第五分队队长,后到军官教导团,曾参加第二次北伐和广州起义。
 
      1928年他辗转回到老家,开始教书。他在教书的同时传播进步思想,启蒙学生的革命意识,指导学生创办进步刊物。他曾保护学生许建业(许云峰烈士原型)等免受学校和当局的迫害;曾长期在王朴烈士家任家庭教师和医生;曾亲率学生参加反对美军强奸北大女生暴行的游行;曾带领学生参加抗议国民党制造“四一”惨案的示威游行,并在记者招待会上吁请舆论支持;曾为争取教师的温饱与当局据理力争。他的进步行为为国民党当局所不容,1949年,重庆市教育局通令各校:一律不得聘用龚灿光。
 
      父亲因自学过中医,于是挂牌行医解决生计,却常是看病不收钱而饿肚子。他在王朴烈士家做过家庭医生,与其家人感情笃深。父亲的医术很好,家里时常有很多人来看病,他也常送医上门,从来是分文不取,治病救人乐此不疲。
 
      重庆解放,父亲迎来了生命的春天。 1951年,他经肖华清介绍加入民盟,曾任民盟重庆市委第一、二届委员会委员,重庆市政协第一、二、三、四届政协委员,重庆市第一、二届人大代表,民盟四川省委委员、四川省政协第一、四、五届政协委员等。1953年4月,他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任命为重庆市人民监察委员会委员,由周恩来总理亲笔签署政务院委任状。
 
在重庆第四中学(原重庆市女子中学,现重庆第二外语学校)校庆时讲话
 
      1950年春,他经肖华清、邓垦安排接管重庆市女子中学,旋被任命为该校解放后首任校长。1952年春,他带领全校师生肩挑背驮手提,沿着崎岖的山路将学校由玄坛庙搬迁到黄桷垭,新建校舍,为学校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他亲手从南山上移植来一棵雪松幼苗种在校园里,业成为学校历史的见证。他积极发展、培养盟员,盟的组织生活十分活跃。1953年,学校更名为“重庆第四女子中学”,成为市属5所重点中学之一,高考升学率达百分之百。
 
      因重庆缺乏大量合格的中学教师,教育局遂派父亲于1954年初负责筹办重庆师专(现重庆师范大学)。他雷厉风行的选校址、聘教职工和管理人员,当年秋正式开学。该校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创办的高等师范院校之一。1956年9月,四川省人民委员会任命他为该校副校长。他治学严谨,强调教师必须认真备课,钻研教学方法,注重讲课的“蓄势”,并亲自检查青年教师的教案,仔细为他们修改讲稿;他重视抓学生的文化知识学习,培养扎实的语言文字功底。虽然教学工作繁重,扩建校舍他也是亲力亲为,同大家一起在“草棚教室”里平整地面,谋化校园建设等。他以自己丰富的办学经验、管理才能和人格魅力团聚起一支齐心协力的教职工队伍,为国家培养了一批批合格的中学师资,缓解了当时重庆市中学教师严重缺乏的困难,也为学校形成艰苦奋斗、团结一心办学的优良传统和紧密联系中学实际,重视提高教学质量的校风打下良好基础。他影响和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教师和学科主任加入民盟组织,不少人走上各级民盟组织的领导岗位。
 
      1957年5月,父亲因为为重庆师专的建设与发展提出意见和建议,并在鸣放座谈会上就一些教师的遭遇谈了对“三反”的看法,为被诬陷的重庆一中校长文艺陶叫屈,认为没有证据就“揪老虎”的作法与党的知识分子政策不符。1958年4月父亲被错划为右派,撤销一切行政职务,工资下降三级。
 
      1961年9月,父亲摘去右派帽子,11月调中文系任教。1979年11月,他的右派错案得到改正,恢复政治名誉,落实政策,即表示不再担任行政职务,仍留中文系任教。1981年,他被任命为重庆师范学院顾问,民盟重庆市委顾问,并再次当选为民盟四川省委委员、政协重庆市委委员、政协四川省委委员。
 
      父亲一生情系教育,魂系教育,劫后余生,由衷唱出:“愿从头乘风破浪,休再空说年迈!”政治上获得新生的父亲,精神焕发的为教育改革发展贡献余力,他出任民盟重庆市委社会服务部部长,为帮助更多的莘莘学子读书深造,以古稀之年在教育战线重新挥戈扬鞭:1983年,主导创办民盟重庆储才学校,任校长;1986年接管民盟四川函授大学重庆分校,任校长;又参与重庆立信会计学校、民盟四川凉山大学的创办;还风尘仆仆参与教育改革与发展的调查研究,为教育的发展呕心沥血,奔走呼号,多次在省市政协和民盟有关会议上为中小学教育呼吁,为高等师范教育呼吁,希望各级领导把振兴教育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各级政协大力协助党和政府把教育事业搞上去。
 
      父亲一生追求真理,正直无私,见到不合理的事,总是不畏风险,仗义执言。他对腐败现象和不正之风深恶痛绝,下笔敢言,掷地有声。他的《虎年谈虎》,以犀利的笔锋,深刻揭示时弊,发人深省;《把发展教育放在第一位》、《从民主评议领导干部谈起》、《要真改不要假改》、《要敢于直言》等文均能针对时弊,提出鲜明中肯的见解。他的文章常登载在《重庆日报》、《重庆政协报》,及民盟中央、民盟重庆市委的刊物上,为人们争相传阅。
 
      父亲对同志坦诚相待,凡有困难求助于他者,均竭诚相助。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中央要求各民主党派协助落实政策,平反冤假错案。他不辞辛劳,各方奔走,调查民盟成员中的冤假错案,使不少盟员多年悬案得到澄清。有些盟外校外同志闻得他匡扶正义,热心助人,纷纷前来求助,就连素不相识的人找来,他也总是热情接待,认真调查了解,有些问题还反映到民盟中央和中央统战部,最后得到妥善解决。他认真协助党落实政策,纠正冤假错案,知者莫不由衷敬佩。
 
      父亲一贯严于律己,热心助人,慷慨奉公。我们家的生活十分节俭,一切开支都是精打细算,他唯一的一套毛料西装是姐姐和我送给他80岁的生日礼物,可他生前终于没有舍得穿!但当同事、朋友有困难时,他总是说:“我有钱,你们先拿去用。”且从不言还,学生家贫,他资助学费、生活费;学生及其家人有病,他登门诊治,免费送药,家里也常有人找他摸脉看病。父亲去世后,他的学生许树淮(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研究员)来信回顾了父亲为她治病之事,她说:“1952年的夏天,自己关节炎复发,疼痛难忍,不能走动,龚校长为我治疗,几付中药下去,立即见效。作为一校之长,不仅严于治学,还亲自为学生治病,其高明的医术和关心、爱护学生的风格,使我终身难忘,对我以后学医,从事医学研究,有很大的启迪。”父亲的挚友龚韵琴也专稿叙述了其大儿子小时候得了一场重病,医生已批:“病危已极”而不开处方,经父亲救治病愈,现已成为栋梁之材。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一个学生在天津南开大学工作,家在巴县,其老母亲有病,父亲在长达几年的时间里,坚持送医送药上门,直到那学生的老母亲病逝。
 
      他常把省吃俭用节省的钱捐献给家乡修学校、修路修桥、购买书籍送给学校。当《汉语大字典》刚出版,他马上买了一套送给重庆市四中,又送给树人小学一套世界名著连环画;还为家乡修桥捐款。省、市盟讯等刊物寄来的稿费,他婉辞原封退回;到市政协、民盟市委开会,及参加社会办学,他总是拒绝学校和盟市委派车,说:“学校派车,要从拨给民盟支部的经费里扣,我没有理由去花大家的钱。”总是早早出发,坐公交车去参会。
 
      正当古稀之年的父亲忙得不亦乐乎之时,却被检查出患了直肠癌,于1987年5月做了直肠切除改道的大手术。出院后,他依然冒着酷暑寒冬,四处奔波:参加调查中小学教育现状,为教育改革与发展奔波劳累、献计献策;为四川函大重庆分校集资筹款、延聘教师、安排教学,常常席不暇暖,食不遑味,不要公车接送,拖着病体,挤着公交车,顾不上按时吃饭,乐呵呵的忙着、累着。我们虽忧心忡忡,却无法劝说他老人家把工作的节奏放慢一点。因为我们深知,父亲要抓紧他生命的分分秒秒,为了他所钟爱的教育事业!
 
      1990年5月,父亲因肺部出现了癌肿再度入院,医生言明他的生命最多只有半年。这时,他才对我说:“你星期天有没有空?有空就到医院来,我给你说,你写写我的年鉴。” 父亲的话,令我倍感心酸和内疚,深责自己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而父亲此时仍是以我的工作为重!
 
      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父亲在医院依然谈笑风生,还为找他看病的人开处方,病房中时常传出他爽朗的笑声,医护人员和病员都乐于和他摆谈。 6月,他在病房写下《病中戏作》这首生命中最后一首诗:“而今已到弥留时,握手相看眼泪滋。所幸生前无大过,但希死后节哀思。波涛起伏随流水,万蕙荣枯有定规。八十余年归净土,逍遥自在可忘机。”随后,他坚决要求回家,说住院太贵了,没必要让国家花这么多钱。
 
      回家后,父亲躺在床上,让我用棉签蘸水来润湿嘴唇,艰难地述说着坎坷的经历和矢志不渝的追求,完成了《我在一九二七年》、《羊城脱险记》、《我的大学生活》等,还想写《我与党的关系》、《我在一九五七年》等文,则只能永远留存在他那对国家、民族的赤诚忠魂之中。在那段令人终身难忘的日子里,我看着病榻上瘦削坚强的父亲,脑海里呈现着伏契克笔下的悲壮画面:“只有在夏季,落日的余晖才把栅栏的影子斜射在东墙上很短时间。——这时老爸爸总是扶着床站起来,凝视着那转瞬即逝的阳光。生命就快结束,这是一个人活得最顽强的时候”!是啊,“没有歌声便没有生活,犹如没有太阳便没有生命一样。”此时的父亲,不也正是在顽强的弹奏着生命的绝唱吗?
 
      弥留之际,父亲仍惦记着重师的建设和发展,希望学校“把教学搞好,多培养好老师”;叮嘱前来看望他的学生们:“要好好读书”。
 
      10月30日,父亲在家里安然辞世,坦荡荡走完了如光般璀璨,似火般温暖的人生!他的心志,有《八十书怀》为证:“我愧前贤与后生,学书学剑两无成。挥戈难解夕阳憾,报国空余老病身。逐浪随波犹粪土,披肝沥胆是精英。百年忧患知多少,永伴青灯事笔耕!”  他最后留给我们的遗言是:“我死后,不要设灵堂,不要开追悼会,不要影响左邻右舍,通知医院把我的遗体运走就是了。”
 
      一切为他人着想,一生为事业奋斗的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但在父亲离开的日子里,他追求真理、刚正不阿、乐于奉献、热心助人的高尚品质引领着我们始终坚强、乐观的去工作和生活。父辈留下厚重的精神财富,让我们有理由相信:“生命的奋斗是彻底的,奋斗的生命是美丽的。”写到这里,我不禁想到臧克家的诗:“有的人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人民永远记住他!”    
 
      我知道,父亲已经深深的活在了那些他关心、帮助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后辈的心里,正如他的学生们的评价:“恩师高尚师德、高洁情操、高深造诣,长留人们心中,永垂后代。”
 
      重庆师范学院的挽联是:“轰轰烈烈坎坎坷坷有人格力量,平平凡凡清清淡淡是后辈风范。”
 
      父亲去世后,我们收到了许多怀念他的信函,这使我悟出:正直正派的人生是人世间所共有的美好生命。日月嬗变,星移斗转,人类徜徉于天地之间,生生不息。而生命的价值就在于为人类进步的事业去创造、去奉献,以一代代有限的生命,去推进人类无限美好的事业。
 
      我想:只要为之奋斗的事业永存,谁能不说生命是永恒的呢?只要承袭的浩然正气长在,生命又怎么会不是永恒的呢?茫茫世界,人们匆匆登台表演,又不由自主的匆匆消失于人寰,并且必须匆匆交出一份人生的答卷。而最好的答卷,不就是为着正义的事业、正直的人生担当起承先启后的责任吗?
 
      谨以此文悼念我长眠于南山雪松下的父亲母亲
                                                                                                              
 龚    懿
2022年清明

(阅览次数:148次)  【  】 【告诉好友】 【关闭】   

网站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 2013 重庆第二外国语学校! 渝ICP备12345678号 技术支持:重庆鼎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