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HOME

人物春秋

校友剪影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校友剪影

清明时节忆烈士梁隆胜
http://xyzj.cqew.com.cn   2022年4月2日

 
清明时节忆烈士梁隆胜
 
编者按:又是一年清明时,落风细雨寄哀思。今天,我们刊载这篇文章以此纪念校友梁隆胜以及像梁隆胜一样在战争中献身的烈士们,同时缅怀为母校、为祖国在和平年代鞠躬尽瘁的先辈!
 
 
 
 
校友介绍:梁隆胜,重庆四中初74级2班校友。1978年当兵,1979年3月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英勇牺牲!40年后的2019.3.12,他的名字被刻记在广西龙州烈士陵园碑上。其父为原四中员工梁海云。
 
 
 
      41年来,时常想起我们50军150师在对越作战后期,掩护友军(41军、42军等)安全回撤,执行部队撤军断后任务,被越军死死咬住而拼死搏杀的状烈!
 
      今天讲述其中的一个代表,新兵梁隆胜的故事。
 
      1978年12月,梁隆胜光荣入伍。那天,梁隆胜头戴皮帽、身穿皮大衣、脚穿大头毛皮鞋,出现在四川省大竹县文星镇上,全身打扮得像《智取威虎山》中的杨子荣。
 
      他要服役的部队本是西藏灵芝汽车团。如果不是自卫反击战,他应该穿梭在318线上,为西藏源源不断地运送军需品。当年信息闭塞的重庆知青梁隆胜,并没有闻到中越边境上的火药味,兴高采烈随大竹百名新兵乘解放牌卡车来到前锋火车站,又换乘闷罐军列来到了成都金堂县淮口镇的新兵训练基地。近一个月的“队列、内务训练”让新兵既感疲劳又倍感枯燥,怎么当兵是这么回事?我们后来才真体会到:要想从老百姓转换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这些是必须的。
 
 
      新兵训练不到一个月,成都军区的野战部队——50军150师448团要由原来的一千多人扩充到两千多人,所以从新兵训练基地调走了一半的新兵,我们被选中,马不停蹄的上了军车来到了四川什邡九里埂448团驻地。
 
      车刚驶入营地,远远就能看见许多横幅标语“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英勇杀敌,保卫祖国”等,训练场上还时不时喊出杀敌立功的口号!火药味十足,气氛大不一样,与之前的训练截然。
 
      随即我和梁隆胜分配到了1营2连,他担任轻机枪副射手,轻机枪手的使命是冲在先、撤在后,几乎每次遭遇伏击时,机枪手点射也好、连射也罢,总之射出的复仇子弹最多,同时首长会安排他们最后撤出伏击圈,以便断后。若是要进攻一个山头,机枪手又几乎是全打头阵,因为轻机枪是有效消灭敌人的硬武器。撤退时断后,进攻时领先,这一安排决定了轻机枪手阵亡概率非常大。春节刚过,又乘军列直奔中越边境的广西宁明县,边训练边等候入越参战命令。
 
      1979年3月6日晚22:00,本部队摩托化开进,夜间一路只开小灯慢慢摸索,进入越南境内大约二、三十公里的高坪省班英前线。3月8日开始,一路进攻,顺利攻下一号和二号高地,歼灭敌人四百多名,缴获战利品无数……
 
      3月12日开始回撤,我们448团接到为扩大战果,遵从“搂草打兔子”方针,执行途经天丰岭小道清缴残敌的撤退命令,为了确保团部能顺利撤退,二营大部分连队又由后队变前队,保持当初进攻时的态势往里佯攻,以吸引敌人火力。这一战,绝大部分战友没能脱身,阵亡在异国他乡。因为那一带就是一夫当关、万夫难开的“胡志明根据地”的“死亡之地”。
 
      我们白天撤退途中已经遭遇多次伏击,为冲出包围圈体能已消耗不少。半夜我们已冲出包围圈踏上一条小公路,过了一座石拱桥。在月光下,我们隐约看到公路两边的山型为平房形状,我清楚记得过了石拱桥200米左右,突然天空出现了照明弹,顿时周围如白昼。与此同时,机枪声手榴弹声响成一片。知道又遭伏击了,瞬间就本能地趴下,向左滚了两圈下了公路的排水沟。这次究竟有多少敌人包围我们,不得而知!
 
      这个时刻,我正好与梁隆胜在一起,爬到沟里时,梁隆胜正好在我脚后跟处,也就是说我的脚与他的头相隔不超过十公分。趴下后并没有命令还击,但梁隆胜瞅准机会用轻机枪及时点射对面的敌人。大约5分钟后,山上敌人停止了扫射,战场出现了短暂的安静。此时我的第一念头,是向前还是向后迅速爬出包围圈?结果接到口头指令:“前面的向前爬出,后面的向后爬出。先爬出包围圈的马上向敌人侧后进攻,坚决消灭之。”
 
      正当我向前爬行了大约十几米时,前面的战友传话说前面有牺牲的战友堵住了水沟,后面的只能改为向后爬出包围圈。此刻,听说前面有战友牺牲,复仇心切的梁隆胜再次向对面山上不停的点射,我用脚踢了他一下,小声叮嘱他“别暴露自己”,好不容易爬出包围圈后,我们来到了一大片的甘蔗林中,这时我才发现梁隆胜不见了,便四下寻找,可找不到了,他去哪儿了?现在回想起来,他极有可能就在那次突围中牺牲了!
 
      得知这以噩耗,我与梁隆胜的交往历历在目:新兵团时在四川金堂淮口镇训练了约一个月队列、内务;战前训练在四川什邡九里埂一带及训练了也大概一个月;春节后到了广西崇左宁明中越边境一带,进行山地适应性训练不到一个月。这三处的训练,我常与他在训练之余聊天,互问哪里人,在哪个乡当知青……在战场上如何应对,如何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如何杀敌立功,战后有啥打算......最多的是如何立功、不能贪生怕死、为了国家不畏献身!梁隆胜生前一直表达在战场上要英勇杀敌,力争立功!
 
      据团部当时统计,3月16日还有至少1000人还没有回国,这其中就包括包括我和梁隆胜在内的众多战友。我于3月19日下午与其他战友,共计23名,在共产党员、副班长季进仁带领下侥幸回国。可我的好战友梁隆胜没能回来!
 
      我并肩作战的好战友,安息吧!祖国和战友们永远记住您!您,实现了战前“不畏献身”的诺言
 
      我们追忆烈士,感恩保家卫国的英雄!是你们用生命换来今天的美好。我们祈祷,中国远离战争,永远和平!不让父母失去儿女,不让战士失去战友!我们祈祷,英雄在天堂安好,忠魂在远方的青山安息!
 
 
 
后记:40年后,原448团战友、烈属、友军战友、志愿者们齐聚广西崇左龙州烈士陵园,参加为332名失踪烈士举办的《英名墙》落成揭幕暨英魂回归活动。此次活动是对失踪烈士的肯定,也是对对参战老兵的些许抚慰,同时更是对烈士家属的慰藉!
 
      2018年11月,接到原448团政治处干事赵绪云电话:“2019年3月12日,“龙州烈士英名墙落成揭幕暨英魂回归”活动组委会通知要求组建重庆联络组,他本人因还在上班,推荐由原449团的营长李集庄、原448团的排长周宏且任组长、原448团新兵周庆和三人为重庆联络组。实际工作过程中赵绪云担任了总负责人。全国活动组委会要求务必通知到每个英烈的家属,并协助烈属前去广西龙州参加英魂回归活动。为此重庆联络组先后N次去了赵绪云办公室开会研讨实施方案,寻找烈属时间不到100天,时间紧迫。我们联络组商讨后决定实施分片负责,周庆和负责联络主城烈属,花了大约一个月时间绝大多数都通知到位并初步落实了去广西龙州的时间及方式,只剩下梁隆胜的家人杳无音讯。
 
      档案上登记显示其生前是重庆南岸人,从四川大竹入伍,系知青。同为新兵的肖泽西知道此情况后主动N次去市民政局、南岸区民政局查询,无结果。此事也感动了许多相关工作人员,有的还动用了私人关系帮忙打听,两个月下来,仍然没有烈属消息,怎么办?联络组及肖泽西都心急,又去赵绪云办公室召开专题会研究寻找梁隆胜烈属方案。没有一分钱经费,大家都毫无怨言,大家积极出钱出力,献言献策。功夫不负有心人,临近揭幕前夕,终于接到肖泽西电话,说联系上了梁隆胜二姐梁素珍。我们马不停蹄坐地铁前往沙坪坝双碑,向二姐转告了活动内容,二姐也非常感动,时隔40年了又听到关于弟弟的消息,表示愿意前往参加“英魂回归”现场活动。
 
      战友谢小毛回忆梁隆胜:1979年2月17日在什邡连华山训练时,我和他聊了一会儿,训练很辛苦,他当时也很累,体力也跟不上,很吃力;在老兵连,每次训练,由于他的身体差,训练苦,有时饭都不想吃,但耐力还是有的;在淮口新兵连的时候,看到他有1.72米左右,瘦瘦高高的,我与他同一个排,毛排长很喜欢他,经常与他聊天。原团干事赵绪云、排长周宏、新兵肖泽西、程志明、周庆和为寻找梁隆胜烈士亲属不辞辛劳、历尽艰辛,甚至还联系了重庆电视台“630栏目组”,录制待播放《寻人寻事》,终于在广西龙州祭奠《英名墙》落成仪式前夕找到了梁隆胜烈士的亲属。
 
      (文章作者不详)

(阅览次数:300次)  【  】 【告诉好友】 【关闭】   

网站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 2013 重庆第二外国语学校! 渝ICP备12345678号 技术支持:重庆鼎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