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HOME

人物春秋

校友剪影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校友剪影

市立女中的一位无名英雄 ——胡珂
http://xyzj.cqew.com.cn   2022年3月17日

市立女中的一位无名英雄 ——胡珂
 
文/董夏民
 
      编者按:胡珂,也叫胡甫珂,重庆市立女子中学初中四班校友。其伯父胡子昂是中国民主建国会创始人之一,中国民族工商业者的杰出代表,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政治活动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六、七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四川解放前,在成渝两地进步青年中,胡珂,这个响亮的名字,不乏知名度。她出生名门望族,是位富家千金”八小姐”。解放前,在白色恐怖统治下的重庆,她曾为地下党作出巨大贡献。
 
 
晚年的胡珂
 
珂儿”雅号之由来
 
      1948年春季,中共重庆市委正副书记刘国定、冉益智被捕叛变。重庆被一片腥风血雨笼罩。1947年底刚组建起来的”西南剧艺社”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是否继续演?演什么?如何演?地下党内几经磋商,决定由国民党军政上层人物子女打头阵,剧本选定郭沫若的《孔雀胆》,由沙漠(其姐夫石觉时任九丘团中将司令官)饰演阿盖公主,由售容(王缵绪上将的儿媳)饰演王妃忽的斤。《孔雀胆》上演后,通过进步新闻媒体的极力宣传,取得轰动效应。观影厅前排雅座经常出现诸如孙元良(重庆警备司令)等”上宾”。”西南剧社”终于在重庆剧运低潮中站起来,并掀起了剧运新高潮!
 
      同年夏季,公演秦瘦鸥的名剧《秋海棠》。这是继《孔雀胆》之后对反动社会的又一次投枪! 演出场场爆满,一票难求。胡珂从“新中国剧社”转到”西南剧社”的半年里,在上述两剧中只担任宣传与化妆。此时,她虽然还未申请入党,但对党的”剧运”事业一直是全身心投入,无限忠诚,常为剧社出好点子,因此赢得进步圈里具有男性勇士的”珂儿”雅号!
 
      “西南剧社”深入兵工厂演专场; 深入九龙坡”女师学院”为大学生们排演《裙带风》; 深入”谷声广播电台”播音室演播《梁上君子》广播剧……国民党当局认为这些剧有影射当局、为“匪”张目、动摇感乱之嫌,必须严查其内部是否为共党分子所操纵。
 
 
      于是“专案调查西南剧社内幕”,实现一网打尽的阴谋出笼了。宋义,是剧社演员之一,老国民党员,其亲友在社会局任要职,敌人认定他是信得过的依靠人选。可是敌人怎么也未想到这位久经考验的"党国忠贞”,竟然瞒着上级将此绝密向剧社秘书长程谦谋(中共地下党员)和盘托出。
 
      西南剧社与剧运事业处于危难之中,是解散剧社,撤退党员呢,还是改演色情戏?何去何从,莫衷一是。我党四位党员(席明直,冯振华、程谦谋)通宵达旦研究,仍未统一出应变良策。值此紧要关头,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胡珂,向其恋人程谦谋献策,她的点子是:
(一)宋义起草”调查报告”、虚列剧社演员的国民党员名单,称他们是由于物价飞涨,迫于生计,下海演出。
(二)动员内部笔杆子,在报上撰文大骂《秋海棠》是下流的色情戏,以配合宋义的假报告进而迷惑社会局。
 
      反复研究后,我党一致同意采纳胡珂的点子,立即按计施行。不过,在施行中对宋义的假报告,在社内几乎是半公开的耳语传递;对《秋海棠》从剧本到演出的破口大骂,却是极端保密中动员撰写的。
”西南剧社”与重庆文坛”剧运”,终于靠这个点子转危为安。
 
      事隔20年,文革期间,胡珂和我在成都重逢,她见面第一句话是:"你的菩萨供得高,红卫兵在社会局档案中查出局本部直属党员名单,你名列第五,此名单已转抄相关单位清查批斗;目前,有口难辩的宋义,正面临灭顶之灾。你好在当时未用董夏民真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事隔35年,改革开放初期,沙漠、黄中敬夫要双双来霉相聚,沙漠见面后动情指责:"当年演《秋海棠》,是你们地下党同志拍板的,先是报上大捧特捧这出反封建反迫害的进步戏对青年的教育意义,对剧运的又一突出贡献。可是,上演不久,风云突变,报上又连篇累牍大骂特骂《秋海棠》是色情戏,秦瘦鸥是黄色作家,西南剧社在搞票房价值第一,把我沙漠的演技也说得一无是处,一文不值,你身为党员,为什么袖手旁观? 你们为什么不撰文反击……现在你总该说说良心话吧?"
 
      我说:"沙漠,这桩历史公案的谜团是该澄清。当年《中国夜报》(剧场生活》副刊编辑是程谦谋,经过秘密动员后,参加撰文大骂的有席明真、程诺谋、刘健、席向、冯振华、邓辅治等。至于我化名为“绿洲”撰写《秋海棠配进工厂吗?》一文,说到底,因为当时面临生死存亡,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
 
      沙漠夫妇听完真象,终于释然了。可是,有一点至今尚未向她挑明的。这个点子,正是出自她的亲密挚友——胡珂!
 
《挺进报》有珂儿的心血
 
      《挺进报》是抗战胜利后国共内战时期重庆地下市委机关报。胡珂的恋人程谦谋,从1947年起就开始为《挺进报》工作。由于这层特殊关系,胡珂总是先于许多人目睹《挺进报》。更重要的是,胡珂为《挺进报》作过不小的贡献。
 
      林章,曾任重庆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他在纪实体裁《挺进报纪事》一书中写道:”1948年7月,《挺进报》恢复出版,程谦谋守在收音机旁,在四楼收听新华社的电讯广播,当时他与胡珂正在恋爱,也正由于这个缘故,许多事情他们没有避开她,却反而得到她的掩护与帮助。有一次,他们收听到一则令人兴奋的消息,胡珂竟因此高兴得跌坐在涂满了油墨的蜡纸上,有时候,刻印工作就在胡珂家里进行,胡珂的家,住在南岸南坪场的花念沟。"
 
      红岩系列丛书《挺进报》(文履平、邓宣、厉华主编)中收进了一篇由唐祖美撰写的《复刊后的挺进报》,文中写道:"我与程谦谋同志虽有分工但也并不刻板,程谦谋同志有时也刻印,有一次,我与他就带着工具到他的女朋友,我的老同学胡珂在南岸的老家去刻印。"
 
      事实就是如此,《挺进报》这颗闪光的红星,是由许多列士鲜血凝结的,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还有胡珂这样的党外群众为它作出的贡献。
 
无名英雄
 
      刘炳善,河南郑州人,现为河南大学外语系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省作协理事,近年来,主要致力于英国文学方面的教材编写、翻译、研究工作,有《英国文学简史》新修订本等著译六种。他是我们重庆地下党出身中颇有学术成就的教授、作家。
 
      1948年我在”勉仁中学支部”时期介绍他入党。1949年6月,我奉命潜入沙坪坝重庆大学松林坡宿舍,通知刘马上转移,以逃脱黑名单的逮捕。
 
      刘炳善长期以来,一直误认为是我救了他的命。不错,是我冒险去重大宿舍命令他立即转移得以逃脱的。但是,党的转移决定是来自于胡珂从上层亲戚处偶然偷阅到了"逮捕黑名单”这样重大的绝密行动消息。在过去,她可直接告诉程谦谋,但此时程早已被叛徒出卖入狱,唐祖美又转移去了璧山,宋禾和我又居无定所。好在她当时就读的”育才学校”(社会组)教师袁铁羽(社大同学)是唯一可以信得过的线索,袁从胡珂口中得知消息后,立即汇报上级,这才有了宋禾奉组织之命要我亲去”重大”完成刘的转移任务。所以我后来在信上对刘炳善说:“救你命的非我,是你至今不认识的胡珂。”
 
未竟的入党之愿
 
      胡珂第一次写入党自传是1948年9月底,临到快办组织手续时,其入党介绍人程谦谋被叛徒季文祥出卖而捕入监狱,她的入党问题也就随之流产。
 
      1949年2月我从”勉中支部”调”社大支部”,再度恢复《挺进报》工作。这个时期,胡珂第二次向党递交了入党自传。我作为介绍人及时转交书记朱镜。这时的“社大支部”由川东特委副书记邓照明直接领导,邓大哥的交通员宋禾转告:"同意吸收她,但先送入育才学校(社会组)提高理论水准,过段时期再办组织手续。”我按组织决定将她保送入”育才”就读。然而好事多磨,1949年5月,邓照明奉钱瑛之命转道香港去解放区了,我因6月份紧急调去广安筹建《挺进报》农村版而离开重庆;7月初从广安撤出返渝,由于朱镜被捕、我与宋禾、王群都紧急撤离重庆,转道泸州、富顺到成都。这样的非常时期,胡珂的组织手续办理,当然泡汤。
 
      社大同学与我们在成都街上重逢,第二天她又重交一份自传与我,我及时转交领导人熊扬(中共川东特委成都特支书记)。熊看完胡的自传后叹息说:”姜伯言新从解放区来蓉传达中央决定,自10月1日起,停止发展新党员,胡珂她刚差几天时间,我不能违背组织的决定,还是按照邓照明曾经作出过的继续按党员来使用吧。" 熊扬的答复,我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
 
      珂儿的眼睛湿润地闪烁着说:"董夏民,想不到我的入党命运如此之苦。"面对她不是埋怨的埋怨,我只能按照规定的口吻说:"珂儿,好在天快亮了,振作起来,以非党之身继续为党战斗吧!"
 
胡珂剧照
 
      1949年12月,刘邓大军在新津机场与胡宗南部决战时,胡珂继续以非党之身从堂兄胡克林处拿到数百大洋的赞助费组建”新生代剧社”,积极排练迎接解放军人域式的街头表演节目。
 
爱人不幸牺牲
 
      1949年12月28日,举行了川康特委与川东特委成都特支的地下党会师大会,会上传来了重庆11·27大屠杀的烈士名单。当念到程谦谋烈士时,我们川东来的党员都饱含着泪水,会后告知了胡珂,她悲痛地整整哭了一夜。我和她相处多年,第一次见她如此悲痛欲绝。
 
      胡珂,感人事迹很多,对党的贡献不亚于党员,遗憾的是,长期以来的保密作风造成知之者鲜,如今,斯人已逝,作为老友,将我所知的一鳞半瓜吐露于世,让死者的英灵得到告慰。

(阅览次数:508次)  【  】 【告诉好友】 【关闭】   

网站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 2013 重庆第二外国语学校! 渝ICP备12345678号 技术支持:重庆鼎网科技